借摘几段读书笔记

从别人那里读到的笔记,我摘录一下。

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,
So long lives this ,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.

月光沉寂,惟花火让豆蔻比年。-奥斯卡•王尔德

以过往的元素为基础,创造美好未来。歌德

「作為我的羅姆,你有權殺死你的羅密,但是卡門永遠是自由的,她生來是加里,死了也是加里。」–≪卡門≫

「我们的社会人格,是其他人思想的创造物。」普鲁斯特

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,只看见自己愿意看见的。

得知自己不再是个孩子,这是我一生最沉重的感受之一。

人类在艰难的错误里,学得聪明些,可以盘起长发,在丰盛的印度支那平原,微微带笑,固执而又安定,凭希望支撑,要活出人的意志与美丽来,世世不息,清亮地说:“是,我就是维洛烈嘉。”
这是我知道最美丽强壮的女子了。

我们常常痛感生活的艰辛与沉重,无数次目睹了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,“平凡”一时间成了人们最真切的渴望。但是,我们却在不经意间遗漏了另外一种恐惧-没有期待、无需付出的平静,其实是在消耗生命的活力与精神。

這世界還需要什麼真理呢?一切都有合理的解釋,我們之間的公式,還可以包括——情感就是一種覺醒、爭執就是一種尊嚴、祕密就是一種流言、病態就是一種勝利……,有時候,解釋是一種不必要的浪費。站在你的角度出發旅行,我已經確定,你不會同意我看到的景象、我的說法。我的青年之旅、記憶之旅、情感之旅,可能都無法安慰我,我唯一可以證明的,是我去過那裡了。

这是我对于残缺不全的人生,能做出最美丽温柔的姿势,经过这许多飞机场,才晓得何谓“陌上赏花”竟是最无情无忧,不言寂寞,如仙如死,如入涅槃之境。

-EOF-

[看书不说话] 批判的传播理论——权利、媒介、社会性别和科技(序)

知识分子的天职被看作是保持警惕的状态,永远不让自己轻信是非混淆的观点或别人的意见。它需要一种坚定不移的现实主义,一种近乎于运动员般的理性力量,一种复杂的抗争,来平衡在公共领域出版、发言形成的控制与知识分子自身个性的关系。因此,它必须是一种永不停息的努力,始终不能完成而且永远不可能完美。

—— 爱德华 萨义德

只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按照我们大多数人身心的价值观去教书和行事,不管它是否得到我们头顶上权利的赞赏,另一种就是对自己不诚实,谨慎自己的言行,以便换取自己的安全。

—— Howard Zinn

Continue reading